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Library Newsletter 國立清華大學圖書館館訊
第 63 期 發刊日期:2012/03/20 創刊日期:1993/02/15 過期館訊

本•期•目•次
CONTENTS

E-ISSN 1995-8323

館長的話
Message From the Director
館•長•的•話
Message from the Director
編•者•的•話
Message from the Editor
編•者•的•話
Message from the Editor
特•載
Special
UHF RFID系統在清華圖書館的應用
The Application of UHF RFIID in NTHU Library
人•物•專•訪
People
做事時找出最佳方法,執行時也注意「平衡」和「毅力」- 鄭建鴻副校長 的期許
Cheng, Chien-Hong :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Academic Affairs
館藏知多少
Featured Columns
主題館藏:化學
Collections of Chemistry
化學相關電子資源介紹
Chemistry Electronic Resources
圖•書•館•心•服•務
Issues
「知書答禮.非e不可」電子書系列活動
EBooks Extension Activities
閱遊清華園,讀步水木間
NTHU Library's Blog on Reading
館•務•動•態
Library Events
他山之石,學習之旅—韓國圖書館參訪心得
A Journey of Learning : Korean Library Visiting Report.
「學習資源中心」空間規劃新願景
The Vision of Space Planning of the Learning Resources Center
圖書館重點業務報告:100年8月-101年1月
Library Report, 2011/8-2012/1
館員們的飲食情事
Lunch Date of Library Staff
讀˙者˙迴˙響
Reader Feedback
讀者迴響
Reader Feedback
人物專訪 People  PDF下載

做事時找出最佳方法,執行時也注意「平衡」和「毅力」-
鄭建鴻副校長 的期許
Cheng, Chien-Hong :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Academic AffairsTHU

採訪 館訊小組 呂淑媚、黃淑香、陳明燁、曾淑玲、韓文惠、萬立馨、 王美玉、謝惠雯
Editorial Board Editorial Board : Shwu-may Leu, Shu-shiang Huang, Ming-yeh Chen,
Shwu-ling Tzeng, Wen-hui Han, Li-hsin Wan,Mei-yu Wang, Hui-wen Hsieh

鄭建鴻副校長

鄭建鴻副校長在清華取得學士與碩士學位後,再到美國的羅契斯特大學修讀博士,並於1979年回母校化學系任教。鄭副校長在研究的領域上獲獎無數,如2009年獲選為英國皇家化學會會士、2010年的侯金堆傑出榮譽獎,也因為獲得第八屆與第十三屆教育部「國家講座」殊榮,而成為終生榮譽的國家講座主持人……等卓越成就。2010年更擔任學術研究副校長,帶領清華走向更上一層樓的世界大學排名。

我們很榮幸能請鄭建鴻副校長在百忙中,接受圖書館館訊小組的訪問,相信您與我們都同樣可以更貼近這位卓越的副校長。

一、副校長的求學與工作經驗分享

問:

我們從一些資料中知道您在求學期間曾受到張昭鼎教授的影響而始終往學術邁進;我們也很想知道在您得過無數獎項的背後,化學自始都是您的興趣嗎?在這裡我們想請副校長與我們分享您的學思歷程好嗎?

副校長:

當時張昭鼎教授因為很年輕,所以經常與學生打成一片,譬如他也與我們一起參加中部縱貫公路的畢業旅行,與學生的關係相當親近。

我覺得其實一個人的人生方向經常只是決定在一瞬間,翁啟惠教授在獲頒清大名譽博士的演說中也是這樣講的。當我在考大學聯考的時候,選擇的志願就決定了未來所在,人生也就在一瞬間就決定了。我那時的分數如果高一點,就可能會去唸物理,不過我對化學也頗具興趣,加上個性比較執著,一旦做了以後就會一直堅持下去。

例如我在美國唸書的時候只寫了一封求職信,只遞給我原來的母系──清華大學化學系,並沒有寫給台大或其他學校。後來清大化學系同意聘用,於是我在1979年就回來了,因此也可說是很資深了。我認為在做學術研究的時候,如果一直轉換領域,可能較容易被遺忘,若持續在同一領域中耕耘,則可被較多人記得,所以有一個講法:「要得諾貝爾獎就不要換領域。」其實這可能不是很好,但是我們現在的世界就是這樣。就像去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鈴木章做的化學反應,就一直讓後來的人持續使用,他也沒有改變他的興趣,而是一直在做類似的工作,最後在近80歲的時候得到了諾貝爾獎,這樣的堅持也相當不容易。

若再談到我最近所研究的領域:有機光電材料(OLED),心中就有許多感慨。台灣差不多是在2000年時就有很多公司開始投入,但是在約2006年的時候,因為技術上無法突破,導至幾乎所有公司都停頓下來。尤其是友達,解散了原本OLED 的研究團體;奇美雖然沒有解散,但也沒有持續投注更多的心力繼續發展。二、三年後,由於韓國的三星公司持續研究,也做得很好,因此現在三星在OLED 的製造技術就已領先全球。假使當初我們堅持到底,情況就會全然不同,未來我們即便有機會趕上,也喪失了領先的機會,十分可惜。

問:

您是在2010年擔任學術研究副校長,在您繁忙的公務與教學之餘,是否可以與我們分享您的紓壓方式,或是經常從事的休閒活動呢?

副校長:

我的生活很簡單,在清華我每週會找個機會去打球。早期是打羽毛球,我們常在羽球館打球,我記得陳力俊校長也是其中一員,他們材料系也有滿多人是球友;後來就改打網球,一直都保有運動的習慣。此外,週末有時也會跟家人、朋友去爬山或健走,像新竹附近的一些小山:如飛鳳山、獅頭山等,也爬了好幾年了。

二、副校長與圖書館

問:

在今年圖書館週「點燈」活動中,副校長提到在清華求學時期的圖書館是在「紅樓」,請問副校長當時常常利用圖書館嗎?請副校長分享當時的圖書館帶給您印象深刻的插曲,或早期的圖書館對您有何幫助與影響呢?

副校長:

我大學時期和圖書館的關係很緊密,除了一天到晚都在裡面讀書外,還曾有在圖書館工讀的經驗。圖書館工讀是很辛苦的工作,在晚上11、12點左右,其他同學都已經回去的時候,我們必須留下來排書,那些書像西文期刊合訂本都相當地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當時還在紅樓的舊圖書館,有紅色磚牆和新穎設計,是學校最漂亮的一棟建築。在內部建造上,因為圖書館要求比較嚴格,所以也是校園內比較不會漏水的地方。還記得當時的館長張齡佳先生,曾任體育組主任,是一位體育健將,也是整個中國在楊傳廣先生之前的十項全能紀錄保持人。

學生時期待在圖書館的機會很多,當老師時亦是如此。作研究時也需要很多書,例如Chemical Abstracts,找研究資料時,我經常需要將它們一本一本取出來翻閱。當時並不覺得麻煩,因為相較於沒有這本期刊館藏的學校,我們已經方便許多了,後來因為教職工作越來越忙,資料查找便請學生代勞。我自己還是會上圖書館,不過因圖書館離我的辦公室有點遠,我常常覺得使用頻率也和距離的平方成反比:以前剛回清華任教時,系上的圖書館就在我旁邊,因此常常把它當成自己的辦公室去找資料;後來搬到新的化學館,圖書館在四樓,我在六樓,覺得很遠
就比較少去,到總館的機會也就更少了。不過因為有電子資源,對圖書館資源的使用仍然很多,其實是越用越多了。

問:

明年2012,圖書館即將搬遷至「學習資源中心」,請教副校長對新館的新服務有何期許與建議?

副校長:

新館一定要能趕得上時代,最新穎且重要的設備都應該具備。在國外有許多圖書館的設備都相當先進,例如暑假期間我曾到美國參觀過我兒子的學校,那是一個小型的法學院,比清華小許多,但從圖書館到整個校園都規劃得非常漂亮。由於學校要培訓律師,會特別注重學生的演說能力,因此圖書館裡也備有頂尖的設備,例如館內有一間可錄影、錄音的發表練習室,讓學生自己可藉以模擬發表,並將過程錄下,再播出來以審視需要改進的地方。此外,圖書館看出去的景觀也很漂亮且整理得非常乾淨。

關於服務上的建議,我覺得借書的流程應該要越方便越好,儘管圖書館已使用RFID與自助借書機,但在借書步驟上還是有改進的空間。在圖書不會遺失的前提下,應儘量簡化流程,才能更吸引大家使用。

此外,圖書館慢慢會有虛擬化的問題出現,當然虛擬化後仍需要很多的人力,但在經營管理上需要逐步調整轉型,以因應未來的趨勢。

三、副校長對學生的期許與建議

問:

本館副館長鍾葉青教授帶領資工系學生參加「學生叢集電腦計算競賽(Student Cluster Competition, SCC)」,連續兩年獲得世界第一,消息傳來令全校師生振奮。請教副校長未來學校會如何提供更好的資源以協助師生參與各種學術競賽?同時您對本校同學有何期許及建議?

副校長:

很高興本校師生在國際學術競賽有如此傑出的表現,對清華而言是一個很大的鼓勵,學校也會持續給予大力支持。除了學校以外,國科會對研究表現良好的教師,也會給予經濟上的協助除此之外,我認為在提供學術研究的支援時,應力求平衡,對於資歷較淺但有能力的教師,也要提供適當的資源及協助以期能有更多更好的研究成果。

我認為同學們應該把基礎打好,備有紮實基礎後,即使未來碰到新技術或新方向也都能應付自如。學習不應只在課堂上,在圖書館、聽廣播或看電影都可獲得新知,尤其是聽演講及看期刊,因為可獲取最新的資訊,所以比看書更加重要。而研究生的目標則是要能創新,更要有具體的成果讓其他人閱讀、研究,這才是最重要的。

四、清華大學未來發展的願景

問:

副校長在研究方面成果豐碩,教學亦是桃李滿天下;請問副校長認為「研發」和「教學」兩方面,在清華大學的發展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對清華大學未來的影響為何?從教師的角色來看,兩者有無衝突?如果有,又是如何取得平衡?如果沒有,兩者的關係又是如何?

副校長:

研究是清華的一個重要目標,幾乎可以說:全台灣最重視研究的學校就是本校。大學是一個學術殿堂,最重要的兩項目標就是培養人才和研究。

學術殿堂和一般的營利單位不太一樣,我們有許多的觀念、改變都是由學校發展而來。短期來看,大概不會覺得學校有多重要;但實際上,長遠來說,整個社會的進步都和學校有相當密切的關係。當有人提出一個嶄新的理論之後,就可以改變全世界,像是愛因斯坦、牛頓等人,還有LED、網路等也都是如此。

學術研究是學校的重要使命之一,而培育最高級的人才則是另一個非常重要的目標。有一句話說(這句話在台灣或許不是那麼普遍):「要把書教得好,前提是要將研究做得好。」因為如此,教師才可以提供最新的資料與最新的知識給學生。如果教師缺乏研究,只是作教學工作,則可能產生流為教書匠的危機。

教學和研究之間確實多少會有衝突,主要就是時間的分配難以兩全。國外很多的學校,教授在教學的科目和時數上都不多,但卻都有著相當充分的準備和內涵,另外出考題、改作業也都不是容易的事。因為教學時數太多和研究會有所衝突,考量到教學品質,我始終覺得我們不應該教太多科目,但我們的傳統其實較難打破。

原則上,從時間的觀點來說,教學和研究是衝突的,但是從內容來看,兩者卻是相輔相成的。

問:

自學生時代起,副校長喜歡學校哪些地方?感覺清華有什麼改變?

副校長:

隨者時間的改變,學生時代的校園和現在很不一樣了。過去大學部一共四個系,一年大概收180個學生(不包含研究所),當時的感覺是:學校很「寬廣」。學生時代,晚上「偶爾」會去探險,從梅園後面開始,走著走著就可到十八尖山,現在就不行了,因為已經關閉;同時學校有日據時代的留下的佛像、塑像,也都保護的很好。

另外,當時的成功湖也可以划船、釣魚,後來因為安全的顧慮,才有欄杆,不過現在都沒有人在釣魚了。從前過年時,學校為了清淤泥,還會把成功湖的湖水放掉,把魚抓起來,讓有些老師或職員可以加菜!當時也都不需擔心污染的問題,可以說校園還有一點原始的感覺。

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經驗是當時早上六點鐘就要起床到操場跑步、升旗,由張齡佳老師帶著大家一起,加上隔壁的軍營,差不多也是在六點的時候也會有響起「答滴答答」的聲音,不過現在很多學生都喜歡晚上不睡覺,所以生活作息都與當時大不相同。

問:

您對學校未來發展的願景?希望清大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

副校長

清華是一個中小型的大學,希望未來能繼續維持這樣的規模,因為研究仍然是我們的重要目標,所以希望清華是個「小而美」的研究型大學。另外,就是希望我們可以有一個很優美的校園,這一點我覺得到現在還有可以進步的空間,漂亮的校園其實是很重要的,像國外的一些大學真的是很美!我們學校其實是有足夠的條件,但需要規劃和維持,還要有人力和毅力的配合。基本上,我希望我們學校保持目前的型態,而不是發展成過於龐大的大學,希望能保留這樣的“medium size”,在研究、學術、培育人才上,都是全世界一流。

五、副校長嘉言錄暨好書推薦

問:

聞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請副校長說句金玉良言以及推薦必讀好書,相信學子們及讀者一定獲益良多。

副校長:

我的個性比較實際,可能沒有很漂亮的一句話,但有一些做事的態度可以分享。我認為做每一件事情都存在著一個最佳的方式,如果做事時能找出最佳方法,做起來就會比較有效且合理。

在執行時,要注意的是「平衡」和「毅力」。尤其是下決定的時候,由於任何決策都將有利有弊,因此必須尋求平衡。例如讀書時,若因很認真讀書而熬夜,將不利於身體健康,或因而失去休閒娛樂的時間,這樣也是不對的。而學習也不應只專注於自己的專業科目,其他就棄之不顧,像學理工的人也應關注人文修養。因此,「平衡」很重要,如同儒家的中庸之道,人將因而較為理性,做事的方式若太極端,事情將較難推行。再者是毅力,若做到一半就放棄,功虧一簣,便什麼都沒有了。能堅持到底,才能獲得成功。

此外,讀書固然重要,但「創新」也是不可或缺的,特別是對清華的每一份子而言。像我的個性並不喜歡讀很多書,反而比較喜歡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因此我認為能活用所學才是更為重要的。

鄭建鴻副校長與館訊小組成員合影

鄭建鴻副校長與館訊小組成員合影

發行人:莊慧玲   館長 召集人:呂淑媚 主編:黃淑香 編輯委員:呂淑媚、黃淑香、陳明燁、曾淑玲、韓文惠、萬立馨、王美玉、謝惠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