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發刊日期:2008/09/20
創刊日期:1993/02/15

本•期•目•次
CONTENTS

E-ISSN 1995-8323

館長的話
Message From the Director
館•長•的•話
Message From the Director
編•者•的•話
Message From the Editor
編•者•的•話
Message From the Editor
人•物•專•訪
People
心中有他人-人文社會學院 張維安院長的期許
Wei-an Chang: Dean, 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at NTHU
  
館藏知多少
Featured Columns
資訊社會主題館藏介紹
Collections of Information Society
 
資訊社會相關電子資源介紹
Information Society Electronic Resources

新•知•櫥•窗
Issues

清華大學圖書館機構典藏
Institutional Repositiories of NTHU Library
  
2007年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研習心得-圖書館館藏與自由資訊
Report-2007 Library Collections and Free Information Courses
  
2007年中華民國圖書館學會研習心得-數位資訊應用
Report-2007 Applied Digital Information Courses
  
館•務•動•態
Library Events
學習資源中心照明設計準則
General Principles of Illumination Design of the Learning Resources Center
  
圖書館重點業務報告:
97年2月-97年7月
Library Report, 2008/2-2008/7
話說「方便」這檔事
About the "Convenience" in the Library
讀˙者˙迴˙響
Reader Feedback
讀者迴響
Reader Feedback

人物專訪 People        PDF下載  

心中有他人-人文社會學院 張維安院長的期許
Wei-an Chang: Dean, College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at NTHU

採訪館訊小組 張淑隉B林美玲、劉仁傑、劉怡君
Editorial Board Shu-shyan Chang, Mei-ling Lin,
                            Ren-jie Liu, Yi-jun Liu

人類社會結構快速改變,從資本主義的產生到網路社會的衝擊
社群與個人的聯結解構了,是誰在持續的關心、對話?
對莘莘學子來說,跨領域學習是不是可以提升本職學能?
且聽院長為我們娓娓道來,他的學思歷程,以及如何建立良好的為學之道

一、院長的求學與工作經驗分享

問:
  院長自1987年到清大任教以來,陸續擔任一些行政主管職務,包括圖書館館長、社會人類學研究所所長,2003年借調到中央大學擔任客家學院院長,2006年返回清大擔任人文社會學院院長。關於求學,請院長談談您的學思歷程,並且以過來人的經驗及教師的立場,給予同學一些學習態度及學習方法上的指引。

院長:
  求學過程中,老師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以我為例,我在大三以前對社會學一直不感興趣,這與課堂老師的互動有著某種程度的關係。很多學生都處於不夠主動的狀態,這時就需要老師的幫忙,啟發學生學習的動力。我在大三以前,沒有機會遇到這樣的師長,所以對就讀的專業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因此轉而修習企業管理當輔系,也成為日後工作的助力。

  不過幸運的是大四時,有位從美國回來的高老師,他開始啟發很多人讀書,那時候我修了他幾門課,因此開始對社會學感到興趣。可惜因為時間的關係,來不及準備研究所的入學考試,大學畢業後,就直接步入職場。然而以大學學歷在大的外商公司工作,讓我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前途,也就是不會有什麼前途,所以體認到學歷與
能力的重要性,決定重返校園繼續攻讀碩士學位。畢業時,碰巧台灣剛成立第一所社會學的博士班,因此我是台灣本土第一位社會學博士學位畢業生。畢業時,清華剛好成立社會人類所,我也是所裡第一位專任教師。

  來到清華,比較重要的研究議題包括慈濟功德會的研究、性別研究、經濟社會學研究等。性別研究不一定是平不平等的問題,也牽涉到其他的問題,例如女性的地位會比較低,在人類學研究方面,便指出與地方的民間信仰有密切關係,如「房的理論」。在經濟社會學研究方面,我對高科技產業、半導體產業在台灣的發展關心的議題有別於一般企管學者,不只是專注於獲利條件或產生競爭力,社會學者可能專注於台灣的社會結構與條件,思索讓這產業能在台灣迅速發展的社會、文化基礎。

  1997年到1998年,剛好有機會在哈佛大學進修,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相互交流。1997年也是我個人知識興趣轉向的一個很重要的時間點,這時資訊社會正在發展,哈佛連續兩年舉辦Internet and Society的研討會,網路已經進入學校,進入日常生活,也因此漸漸影響到通訊與人際關係的交流,網路、數位技術不斷興起,帶來的社會衝擊,就是我們這群社會學者,反思一個正在興起的社會現象,診斷社會發展的可能性與對人類社會的衝擊之責任與專業,從此跨入資訊社會研究的領域。

  談到求學過程,跨學科的學習非常重要,我們常常講求專業,但是如果你要比同行更優秀,就不能只靠單一的專業,應該要多方的學習。我也常常建議學生讀書的態度,應該慎選經典好書,不速成,而是要能確實並且深層體會書中的意義。例如德國社會學家Max Weber所著的Economy and Society,兩冊一套,有些老師可能要求學生兩個禮拜看完,其實這本書我用了一年才看完,主要原因,在我閱讀時若對某一Item、某一想法不是那麼清楚,就要再去探析背後更多的相關思想,全弄通了,才繼續往下閱讀。雖然速度緩慢,但是擴大閱讀範圍,所以看完一本書
時,實際上卻已經探究過很多相關的資訊。

         

問:
  田野工作是社會學研究不可或缺的特殊學習,請院長與我們分享從事這項工作時,曾經發生的有趣事情。

院長:
  社會學者從事的田野工作,並不像人類學者那樣的嚴格。通常就是到現場去做一些勘查、瞭解,然後會回來做一些Study,然後再回去看看現場,基本上,是現場與理論及書本的對話。在我的經驗裡,印象深刻的是,包括我到中國大陸去做一些客家研究的訪談,發現從梅縣一路走下來,雖然都在客家地區,但卻發現,其實各地並不是都一樣,一樣的客家,卻講不一樣的話,住不一樣的房子,過的生活也不太一樣,這個挑戰性很大,客家人並不是大多都講相同的話,雖然有共同的地方,但並不完全相同,例如居住的房子,永定一帶的客家人是住圓樓,梅縣的客家人居住的是四合院,四合院之外就是圍龍屋,而贛南南邊的客家人住在很大的「圍」裡面,這些有趣的現象都是從田野工作中得到的。


              
問:
  資訊科技已經高度發展很長一段時間,也產生一些現象,如城鄉資訊落差、網路遊戲以及電子商務衍生的問題,院長長期從事資訊社會的研究,能否請您談談這方面應該要再加強關注及努力的地方?


院長:
  資訊社會的發展,我比較重視的議題在於「支配我們日常生活行為基本原則的改變」。數位化或資訊網路社會興起後,很多事情在改變,例如社區意義的改變。以往社區的形成是從住家附近發展,人與人面對面談話,互相幫忙、關懷,共同分享一些想法。隨著網路資訊的發展,空間的概念被解構了,社區的概念已經穿越地理空間,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形成,人類的行為也隨之改變。舉例說明,愈來愈多學生進入研究室,關起門來,開始透過網路、通訊等設備與處於世界各地的社群聯繫,反而是與隔壁研究室的同學,好幾個星期都沒講話,空間的概念已經改變了。生活上很多事情,因時間、空間、社區概念的改變,影響整個社會運作原則與機制,有了網路,工作的型態改變了,很多公與私的領域,界線已經愈來愈無法分辨。從某些角度來說,工作原則在改變,好像變得更有效率,可是,在這個變化的同時,人的生存環境,其實受到很大的衝擊,因此社會學者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診斷社會正在發展的事情,以及思考出面對這些問題時,可能的因應方案。



問:
  處理院事務外,還要進行教學與研究,承擔如此繁忙的任務,請教院長的時間管理哲學。除了工作,院長平常安排哪些休閒活動呢?影響院長深遠的事?


院長:
  我的時間管理其實做得不是很好,我想舉李亦園院士的例子,李院士當人社院院長期間,還著述很多作品。我曾問他,公務繁忙的他如何找出時間做學問?李院士說了他的作法,通常他在晚上九、十點就寢,早上四點就起床,一直讀書寫作到八、九點。在公務繁忙之下,每天可以讀書、寫作五小時,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個人習慣將平常想到的事情記下來,並且利用一些被切割的瑣碎時間,寫下Notes,或利用空檔做一些思考,很多靈感只會拜訪一次,隨時隨地將想到的事情記下來,勤寫筆記是非常有幫助的。

  我希望儘量做到週末不受到打擾,現在我在竹苗地區有一項計劃,研究這些地方的經濟與產業。因此週末時會到鄉下拜訪一些地方的校長、里長、鄉長或是一些文史工作者,或者收集一些資料,當然有時候還需要去現場,這樣的工作,不僅可以很休閒,也可以進行學術研究。我覺得人生最幸福的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又是一定要做的事。



二、院長與圖書館

問:
  院長擔任圖書館館長期間推展很多項新的業務,其中有兩項措施,到目前仍然經常被傳頌,請院長談談當初提出預約催還與代還制度的想法與動機。

院長:
  大學圖書館的好壞,是大學評鑑的重要指標。我一直認為圖書館的同仁都很能幹,只要提出什麼想法,他們都會加以思考並圓滿執行,擔任館長職務是很幸福的。圖書館服務的業績,在於館藏是否有被使用。清華以前的制度是固定借期,會讓圖書館的書沒有辦法被好好的充分利用,做為一流大學,某些制度應該要超越其他圖書館,圖書被誰借走都沒關係,可是只要讀者有需求時,在一定的時間內,一定要歸還,當初就是秉持這樣的精神去思考。

  代還制度的部分,很多學校都有很多分館,例如哈佛大學就有一百多個分館,通常在網路上找到這本書,只要提出借書申請,圖書館就會安排在最近的櫃台取書,歸還的時候,都可以在任何的還書箱歸還,不會限定只能在取書的櫃台歸還。有了這項措施,收到幾位山下的老師寫信感謝圖書館提供代還服務,避免往返人社分館奔波的辛勞。

問:
  對人社院師生的服務,院長覺得圖書館需要再加強那些地方?以及圖書館可與人社院進一步合作之處。

院長:
  目前台灣聯大跨校代借代還服務,還是有一些不足之處,例如我向交大借來的書要去總館取,然後還要拿到總館歸還,我希望也可以在人社分館取書,在總圖書館或分館歸還皆可,館方收到書後,再幫忙處理,希望可以提供這項服務。此外,圖書館為密閉空間,館內空氣不夠流通,館員長期在密閉空間工作,或多或少影響健康,因此我一直覺得館方應該定期開窗,讓館外的新鮮空氣能夠進來。很感謝圖書館提供很多項服務,也非常積極推廣各式各樣的資料庫與服務,雖然已將講習活動的講義上網,但是我建議館方可將每場講習攝影,提供網上觀看影音檔,讓無法參與的讀者可以看到當天的實況與自行學習。

  其實圖書館與人社院的合作已經做得相當好,有一些很不錯的經驗,像是葉榮鐘先生藏書的捐贈。我下鄉接觸到一些文史工作者,這些人家裡有很多藏書,那些藏書是市面上買不到的,很希望圖書館有一項活動或經費,請人社院教師協助,到地方上徵集私家藏書並對捐贈者提供相對的禮遇。對捐贈者而言,若有機構願意承接私家藏書,對他也有紀念性質,這些藏書就不會散失,並且可以像葉榮鐘先生的例子,建置主題性的數位圖書館;對圖書館而言,與其他單位合作,發展並建置特色館藏,是相當有意義的。


三、院長對學生的期許與建議

問:
  我們正處於資訊爆炸的時代,在資訊洪流的衝擊下,學識素養易流於速成,而人文素養的養成是來自於大量的閱讀與深層的反思,請院長為我們指引如何培養厚植的人文素養?

         
院長:
  很難對人文素養下一個完美的定義,要怎麼進行,亦顯得複雜。也許用實際例子說明,大家會比較容易理解。多年前,社會學研究所曾向學校提出一個「社會研究學程」的方案,該方案背後的想法其實與人文素養有關。清華的學生理工科都非常的優秀,但清華的畢業生作為社會領袖的比例,卻比其他學校都低,我們推想這與人文素養有關。

  因為出了社會,不像學生時代能夠每天只待在研究室做實驗,會遇到許多社會問題,包括人際關係、政治環境、國際局勢、全球化、資本主義等問題。如果學生在學校就有「社會研究學程」的基本訓練,他會了解政治輪替的基本原則、資本主義運作的邏輯等觀念;而要成為一位社會領袖或公司的領導者,甚至要在國際上與人競爭,擁有更多的人文素養,就擁有更多的優勢。

  反之,我也希望人社院的學生,可以跨學科學習。大一先受人文、社會的基本訓練;二、三年級再做選擇,並朝自己的專業發展。如果可以跨其他學院學習更好。例如:跨到科管院,修一些法律、管理的學程;到資電學院修網路傳媒的學程。我常舉例說,在美國西部只有一把槍是很危險的,你一定要有兩把槍才能活得下去,亦即透過跨學科的學習來提高自我的競爭力。


問:
  對人文社會學院的學生而言,在就業或升學方面,院長是否可以給學生們一些建議呢?

院長:
  多數的同學或家長會問我,「唸了人文社會學系或社會學系,將來要做什麼?」據我所知,這並沒有非常好的答案,因為這些學門,本來就不是職業訓練導向的單位,所有社會科學的部分,都會面臨類似的狀況,就是沒有一個很清楚對應的職業。

  院內對同學的訓練,不是給你一個知識把他記起來就好,而是希望同學們學習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能有源源不斷的學習能力;第二件事能夠把學到的東西,在新的情境中,能有將原來的知識轉化出來的能力。也就是說,人文社會領域畢業的學生進入社會以後,除了進入已有的職業系統,他還會做很多社會上原來並不存在的職位,例如朝NGO(非政府組織)、社區營造或社區改造的領域發展。如何加強就業能力,院內沒有提出清楚的方案,讓同學準備好去就業,因為人社院也沒有自認為是一個進入職場的職前訓練單位。

         

四、人社院未來發展的願景

問:
  本校是首先採用「人文社會」為學院名稱的大學,也期待能有跨領域的產出,在網路時代,如何規劃人社院未來的發展方向?

院長:
  這個概念,是結合了兩個學科。人文與社會學科分別有自己的傳統,若一個新設單位,能將人文學科注入一些社會科學的衝擊,加入社會科學思考的觀點、理論與想法;而社會學者在做研究分析時,加入人文學科的概念,這將是清華人文社會學院的重要特色。

  院內近期的規劃是朝人文與社會平衡發展邁進。在人文學科領域,院內已成立許多單位,例如中文、歷史、語言學、文學及哲學,基礎已相當完備。而社會學科領域必備的三個重要基礎是社會、政治與經濟學,為使院內的社會學科領域更加完整,必須加入與法政相關的學科。因此,人社院的短期目標是平衡人文領域與社會科學領域;未來的五至十年,將配合清華整個架構發展,規劃出三個合作領域,包括現今已完備的理工領域、藝術與人文的結合、社會科學與法律的結合。一所健全的大學,若有較完整的學科發展,對大學生在各領域知識的養成是一件好事,
因為大學講求的是知識的寬度、人格的完整,以及學生對社會與世界觀普及性的養成,全方位的學生將是社會未來最大的資產。


問:
  人文社會學院在人文領域發展已較完整,而在社會學領域仍有值得探索之處,除了未來的法政領域外,是否有其他方面的規劃?

院長:
  我們希望在「跨領域合作」的概念下發展學程,即將基礎學科作為設置系所的根據,再朝跨學科合作的方向發展學程。目前社會所與中研院舉辦「當代中國研究學程」,以及「科技與社會學程」,其實就是跨學科的規劃;就「華語文教學程」而言,在整個世界發展的過程,華語教學的師資是很重要的。因為全世界都在學華語,在中文國際化的競爭裡,清華可以參加,我覺得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學程屬於興趣導向,類似俱樂部,即不同學科的老師,若對某一主題有興趣,就可以規劃成一個學程。

    
        
問:
  院長提及一所大學的任務應著重在教學,以新進教師而言,院內在教學及研究上的資源規劃為何?

院長:
  提供每位新進教師20萬元籌建個人研究室,做為購買電腦及研究設備之經費,即是某種程度的禮遇。不只人社院,全校都實施新進教師減教的優惠。以人社院而言,減教學期新進教師只需教一門課,提供充裕的時間讓新進教師熟悉與規劃自己的研究時程及學術寫作。

  另一方面是鼓勵新進教師進行訪問研究。中研院的研究員多數在做研究,不用教書;而大學教授是教書時間很多,做研究的時間不夠。有教授就發這樣的奇想,是不是能讓兩邊的人交流,讓大學的老師,輪流去當研究員,但是,各大學在執行上是有困難的。而院內已推動這樣的理想,舉例說明,人文社會中心現在執行一項有關語言調查的方案,具備語言專長的老師若申請當研究員,就可以暫時不用教書,就像是到中研院去做研究。以往教師是利用休假來進修,現在增加機會,可以申請在校內當研究員,對新進教師而言,即是一項誘因,教師可以自由爭取、規劃。同時我們也鼓勵同仁到中研院短期進修或申請到國科會研究中心進修等,邁向教、研並重的理想!

院長嘉言錄與好書推薦

  「每個人心中要有別人,不能夠只有自己」,這是我在人文社會領域最大的收穫。一個人存在的價值,是因為有了別人才會產生。即有了整體,有了社會,才會有個人。簡單來說,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概念就是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心裡面要有別人,我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

  在整個人類社會發展過程裡,有一本書是社會學界的學生一定要精讀,書名為「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註1),書中描述資本主義怎麼發展出來的,主要是新教裡有個教派,牽涉到救贖的概念,對一個人救贖的詮釋,這與未來資本主義的發展有很大的關連性。簡單來講,就是觀念決定了行為,社會行動者有怎樣的觀念,對社會發展就會有怎樣的影響!

  另一本書叫「鉅變」(註 2),書中破解大家對「市場原則」的迷思,多數人以為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運作,讓大家覺得依「市場原則」來運作是最好的方法,這本書揭露「市場原則」是因為更積極的干預才產生的。在日常生活裡,有很多事情都由市場來進行支配,包括大學淘汰,也是一種市場的概念,我們以為市場原則是自己在運作的原則,但是事實上不一定如此,歷史上看不見的手本身即是看得見的手操作的結果,我覺得這可以讓年輕人瞭解社會運作邏輯的真相,也是蠻重要的。

 

註1: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作者:Max Weber作;于曉,陳維綱譯,
台北:唐山,出版年:1991
註2:鉅變:當代政治、經濟的起源
作者:Karl Polanyi著;黃樹民,石佳音,廖立文譯,
台北:遠流:1989

發行人:謝小芩   館長 召集人:張淑 主編:張敦媛 編輯委員:劉怡君,周澍來,羅淑美,劉仁傑,林美玲,賴伯仁
清華大學圖書館
新竹市光復路二段101號
TEL:03-5742995 FAX:03-5724034
著作權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

電子郵件信箱:清華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