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家族梁啟超和他的兒女們

                                                     人社分館  吳玉愛 

 

    人說一滴水能看到大海,一個家族的百年史,就是一部濃縮的大歷史。而中國戊戌變法的領導人之一梁啟超(1873-1929),其本身不但是出色的政治家與思想家,更以獨特的教育方式將九名子女成功地教育成社會前端的傑出人才,其中有三名是中科院院士,分別是建築、考古及火箭專家,其餘則有社會運動家、新四軍女戰士及浩瀚書海的領航員圖書館專家等,而其第三代中也已多人在中國社會嶄頭露角,延續著梁家的百年書香風華。百年家族梁啟超和他的兒女們(台北:立緒文化,2001)一書,正是一部梁氏家族的集體記憶,透過作者吳荔明(梁啟超之外孫女,現為北京大學環境科學系教授)之手,娓娓道出這個家族的獨特門風及鮮為人知的溫馨故事,亦見證著歷史的更迭與中國知識份子的命運。

   

本書最動人之處,即在作者成功地描繪出家族成員各自不同的真實面貌,幾乎個個是主角,但在相異的性格及人生際遇上,卻又始終傳承到梁啟超樂觀幽默的天性,以致他們在面對諸如文革批鬥的種種磨難下,猶能笑看人生,不得不讓人由衷相信的確是有某種特殊珍傳,在梁家代代流傳著。書中,梁啟超不再只是一個一心救國、變法圖強的愛國主義者,更有其趣味及柔情的一面。他曾言「假如有人問我,你信仰的什麼主義?我便答道:我信仰的是趣味主義。有人問我,你的人生觀拿什麼做根柢?我便答道:拿趣味作根柢。我生平對於自己所作的事,總是做得津津有味,而且興味淋漓,什麼悲觀咧,厭世咧,這種字面,我所用的字典裡頭可以說完全沒有。」但最講究趣味的他,在面對元配李蕙仙驟然辭世時,卻也情真意切的寫出「鬱鬱兮佳城,融融兮隧道,我虛兮其左,君宅兮其右。海枯兮石爛,天荒兮地老,君須我兮山之阿!行將與君兮於此長相守」之詩句,見證了偉人一生無悔的愛情。

 

    除了李蕙仙(生梁思順、思成、思莊)賢淑短暫的一生外,我想書中有一自始至終牽動人心的女性角色--王桂荃(生思永、思忠、思達、思懿、思寧、思禮)不容忽略,其外表看似平凡不起眼,內在卻深蘊著極不尋常的人生能量。王氏原係李蕙仙的貼身丫環,十八歲時在李氏的主張下成了梁啟超的二夫人,從此忍辱負重、獨立堅強,對李蕙仙的孩子更是視如己出,成為全家感情凝聚的核心。文革浩劫沒有饒過這個老人,1968年時終在腸癌末期及掃街煎熬下孤獨離開人世,連屍骨都無處尋,子孫只得在北京香山梁啟超與李蕙仙的墳旁植一「母親樹」,象徵對王桂荃永遠的懷念。王桂荃不僅是這個百年家族中極其重要的靈魂人物,更是千百年來中國傳統婦女犧牲自己、堅韌不屈的縮影,作者雖無刻意凸顯其偉大,但她的生命力早已貫穿全書,撼動著讀者的心。

 

    「林小姐千裝萬扮始出來,梁公子一等再等終成配」的男主角梁思成,此刻不再是文學堛漱H物,它與中國第一才女林徽音的傳奇婚戀、晚年與林洙患難與共的夫妻情,都令人回味再三。而從其參與中共國徽及人民英雄紀念碑的設計及文革時期為保護北京城牆而奔波的過程,都可感受到其對藝術與建築的熱情。如今在北京清華大學的建築館堙A這位建築系創辦者的銅像,其光芒始終不減。

 

    而吳荔明寫媽媽梁思莊更是充滿懷思之情,書中對當年思莊聽了梁啟超的意見進而修讀圖書館學、成為西文編目專家及北大圖書館副館長的過程均有詳細的交待。此外也寫梁啟超的大寶貝思順的文學涵養及與丈夫周希哲的外交生活、思永在考古學的重大發現及成就、思懿及思寧奮不顧身投身社會運動及投奔新四軍的經過,而成為中國火箭及導彈專家的梁思禮,終不負梁啟超生前希望子女中至少有一是學自然科學的期望。

 

    迴異於一般傳記文學或歷史文獻的嚴肅,本書匯集了梁氏家族的集體記憶及珍藏了數十年的老照片,讀來自是格外溫馨感人,並可補正史之不足。回首來時路,幾番潮起,幾番潮落,歷史的腳步何曾須臾停留?人生真正有價值的東西總在淬煉之後益見其珍貴與光澤,就如梁啟超留給子女真摯的書信與訓勉,就如梁家代代與時俱進的家風。

 

 

(分類號:782.7/8875    典藏地:人社分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