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博物館化與開眼器

 王俊秀老師

館員發展小組於901225日邀請本校通識中心王俊秀老師來館演說「自我博物館化與開眼器」,王老師以精闢的觀點配合投影片的精彩說明,令大家全程笑聲不斷;此外,王老師並帶來他所蒐藏的近百冊各種學習護照,也讓我們大開眼界,特摘錄演講之精彩內容,與讀者一同分享。

回歸大學與學院精神的教育理念

王老師由大學的字源 universitas (unum + versus) 來說明大學的教育是趨向合而為一的全人化教育,學校是不同學生聚集的地方,也是一個「互學」的場所。校園中的重要組成架構為「圖書館」(前知識份子)、「教授」( 現在知識份子)與「學生」(後知識份子),所以,圖書館在校園中的角色非常重要,國外有許多校園讀書會都是由圖書館所發起帶動的。

知識可分為三大領域,人文學科是探討自我,期待喚醒心靈;社會學科是研究人與人的關係,希望成就一個好公民;而自然學科則是人與物的法則,讓人學會謙卑的關懷。大學之所以為「大」,是因為其具有環宇精神的格局與氣魄,社會可以沒有大軍,可是不能沒有大學,大學可以沒有大樓,卻不能沒有大師。國外有些學院(college)堅持學院的精神,拒絕改為大學,台灣卻正好相反,各學院競相改制為大學,但卻不見其宏觀之氣魄,格局仍停留在專科或學院。

社會變色 大學變小 學院變細 專校變窄

目前的社會及大學的普遍現象是「社會變色、大學變小、學院變細、專校變窄」, 所以產生了一些「怪異現象」,王老師以幽默的比喻及形容列舉:學系變成家族化,因為研究生屬於教授、大學生屬於科系;SCI (Science Citation Index)變成 Self Closure Index;學生變成「黜生」,因為目光如豆、格局不大,杵在角落還沾沾自喜;校園變成一間培養一技之長的職業訓練所,此現象以科技大學最甚;而教育政策的離教化(de-teaching)也是助長這種怪異現象的重要因素,老師盡其可能不教書而只作研究,拿到國科會研究獎還可以少教一些課。

在這種教育環境下成長的學子,在步出社會後可能不到十年就會受挫,因為工作上的晉陞,尤其是管理階層,晉陞的重要條件之一是格局、遠見,而非技術,但我們的教育卻只訓練技術而不擴大格局,這是很嚴重的現象。

王老師以「菱形理論」說明教育的最大公約數,垂直線代表「專業教育」,水平線代表「通識教育」,專業教育的理想是「先通再專」,通識教育則是「先廣再精」;許多學校已體認到通識教育的重要性,並開始重視通識教育的規劃。

「引爆」人生學分:以學習護照作為學習樞紐

王老師將 empower」譯為「引爆」,兼具音譯與意譯的震撼效果。護照學習源自於德日,日本各景點都備有章戳,遊客可自行蓋記於學習手冊中,小學生須蓋滿100個學習章才可畢業,此一規定亦帶動了全家學習的風氣。

學習護照也是通往「別域」的ID,一方代表自我認同,另一方則以VISA(簽證)來開啟到別域的大門;通識教育亦是符合這種理念,「通」是互通有無,學習容忍、瞭解、欣賞,以至於認同;「識」則是培養「洞視」的能力,以擴大視野,並累積有品味及智慧的生活「智識」。

人生必須以學習作為「開眼器」(eye-opener),藉由學習將自我提升「博物館化」;一所博物館有多個展示館,一個人若只有專業,則只是一個展示館,而非博物館;王老師並笑稱所謂的「專家」就是「專門管人家」,且其視見格局也太小。學習過程並必須「內化」,以提昇人生的濃度,將學習成果內化為人生的品味與習慣,將知識變成器官的延伸,時時存有探索之心。學習過程中另一個重要的成分是「伴學」,藉由家人、同儕、朋友、同好、師長等的共同學習、陪伴成長,學習的效果更佳。護照學習的管道是多重的,任何的社會關懷、社區服務、體育休閒、藝術欣賞、閱讀、實習及地區鄉土巡禮等日常活動都是在其範圍內,學習的成果將可轉移為競爭力,其轉移典範有:由職業、專業到志業,由匠到師、由技術到科學,由一技到多技、由知識到智識、由學答到學問,由理所當然到理所不然。

美好的學習足跡

王老師呼籲所有教師都應以自我博物館化為自我的期許,也希望各個校園中藉由潛在課程的開發達到校園自我博務館化的理想;他也希望,大學不再是象牙塔,而應該站在高處,帶動並監督社會,然後變成「可以吐出象牙的塔」;大學之所以言「大」,是因為可以「大大的學」,在這裡可以累積人生學分與文化資本。王老師刻正規劃推動清華、交通、中央及陽明等四校共同的「松竹陽梅多元智能學習園」,希望開啟學生的學習動機,貫徹通識教育的理念;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未來的學生將以擁有美好的學習足跡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