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聞不如一見-----北京、香港紀行

視聽中心 韓文惠

利用短短幾天的時間,參觀了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國家圖書館、北京農業大學圖書館、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香港理工大學圖書館等六個圖書館,雖然是時間緊湊,但深深感覺每一個圖書館,不論在建築外觀與管理上,都各有其特色。

回想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七日中午,在中正機場透過出境大廳的玻璃門,向父親、外子及嚎啕大哭的小女兒「多多」揮手,隻身飛往北京,帶著館長出國前的叮嚀:「是前去取經,還是被別人取經!?」及同事們的承讓,使我有機會展開為期16天的觀摩,第一次出國門,也

是第一次“回祖國”,憂喜摻半、複雜的情緒無以言喻。每天背著3公斤以上的攝影裝備,平均每日「行軍」5小時以上,在外十幾天拍了400多張的幻燈片;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希望能將所見所聞回新竹後與同仁們分享,讓大家能藉著幻燈片和我共享這一場「百聞不如一見」的盛宴,雖不能前往也能一睹他館的風采及建築史上的奇蹟。

縱然時間很短,但我深深覺得每個圖書館都因國情、民族性、背景、經費、地位、環境等不同而有所差異,圖書館的運作,環環相扣、息息相關,每一環扣的改變,都將影響整個圖書館之運作,並不能完全以套表式的將別館的模式,套用到自己的圖書館上,。

推展館務若一昧如「老鼠學飛、小鳥掘地洞,結果是老鼠摔斷了脊髓、小鳥折斷了翅膀」般的非本能行動,非智者所為。在面臨潮流的挑戰與改變,是所有館員需要靜下心來,省思一番的。

正如同我請教香港科技大學的周館長,該館館員有多少?周館長的答覆是:『不應該單純的問館員有幾位,要看做了多少事情,精緻程度不同。』她的一句話給我很大的啟示----館員多寡並不能完全代表一個館的大小優劣。精緻的菜淆比自助餐大鍋菜來的耐人尋味;要建立自己館的特色,非得讓讀者感覺到圖書館特有的功能及圖書館對其本身的必須性,這才能突顯圖書館的重要;相對的,如上述的使用者愈多,則館的成就愈大。如何就現有的館資源包括人力、物力、財力,做極限的發揮,要靠大家攜手努力。

這次觀摩重點在各圖書館視聽業務、規模、歷史、建築等;分別簡述如下:

清華大學舊館於1919年建造,1931年擴建,新館(逸夫館)于1991年建成,10月開館,1993年獲國家優秀工程金獎(國家最高獎)。全館總面積28,000平方米(約8,485坪)。清華校園近春園遺趾附近,兩岸垂柳連綿蜿蜒,一池荷花,有如置身畫中。

這次考察覺得大陸地區的圖書館除農業大學圖書館和本館規模差不多大外,其他圖書館的館舍面積大、藏書豐、館員多、學生多,但經費並不充裕,歷史也很悠久,往往會有一些歷史包袱,相對的也累積成為知識寶庫。暑假期間,學生少,農業大學圖書館為了節約能源,沒有讀者的地方就沒有開燈。暑假期間造訪大陸地區圖書館,時機並不理想,大陸地區學校暑假上班時間較短,學生也少很多。到是香港地區大學的休假方式可以學習,沒有寒暑假;一般假期21天、大假34天(分三次休完)、彈性休假12天。全館開放時間不因寒暑假而有所異動。

以大陸地區的「視聽發展」而言,可說是起步階段,沒有很充裕的經費購買昂貴的視聽媒體與添購視聽設備,主要以學習外語為目的,收藏一些外語發音無字幕的電影片或是自行轉錄一些電視節目供讀者借閱。

而新興的香港科技大學圖書館,一切新建築、新設施、新氣象、色彩青春活潑的閱覽空間加上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遠眺碧水青山,景色狀闊而優美。整個學校的整體規劃設計值得學校一級主管前去“取經”,給我印象深刻的是教學大樓中教學中心共分視聽組、美工組、印刷組三組,每一組都具有專業水準,專為全校師生做支援教學工作。視聽組內一切最新的攝影機及後製作特效機,加上攝影棚內可將老師上課內容錄影下來,下課後就可將帶子交給老師做為教學改進之用;除此之外,並有8間150人以上的團體放映室,新穎的設備、舒適的階梯教室、寬敞的空間,演講若需要可提供口譯,非常國際化。印刷組內有雙色、四色高速印刷機,有如一彩色印刷廠。美工組內也類似廣告設計公司。在教學大樓內還設一借還電視機、投影機、提示機、視聽機等視聽教學設備櫃台,為全校做支援教學服務。

大陸古籍善本館藏豐富,若能掃描存入電子檔,分享給各館,將是大家之福;但寶庫何其多,這項大工程耗時、耗財、耗力又談何容易?

目前我們並沒有專為圖書館而設計的建築,曾聽館長言『五年內也並無此計畫』;等其他學校的圖書館都舊了,未來清華蓋新館,將是一切科技化、現代化的電子圖書館了!先自我「虛擬」一番,盼望有一天「清華新館」的未來不是夢。

這次能有機會造訪北京,感受許多世界之最:

目睹許多世界建築史上的奇蹟,感受象徵中華民族精神的代表作。百聞不如一見,感受大之餘,更覺自己的渺小,對於自己的人生閱歷更加深一層,好感動!在那些時日要感謝清華的兄弟校---北京清華大學圖書館的費心聯繫與多方協助,並有緣認識幾位熱情異鄉朋友,隻身在外,感觸良多。再見了,北京,我會永遠記得大家。